昨天跑去台中了,我喜歡台中但還滿少去的,因為不會很遠也不會很近,所以到底該不該過夜是一個值得的問題,然後外加交通我不熟所以其實我還滿少去的,可是台中我很喜歡,看到很多有個性的人,而且台中人好像瘦子很多,然後去台中是我的一個願望,我不管怎樣就是一定要去,就是很多時候會固執在某個點,金牛座男孩的個性就是這樣。



搭了客運到台中後,和欣才二百四還真不貴,不過到了那邊我不知道火車站在哪裡,所以印象中友離那不遠,就攔了小黃,但我覺得他應該有污我的錢吧,因為他不開錶,就直接跟我收一百二,我實在也不知道到底要多少,反正順利到中友就好了。到了中友後在那邊等待我的是正在RMK敷臉的榮笑少女,剛好是RMK的彩妝發表會,請了日本彩妝師來幫顧客打造出新一季的流行彩妝,然後看了一下另一邊桑麗卡也開始在做發表,桑麗卡的日本彩妝師好像比較帥唷,反正就是一邊兩頭跑看一下,一邊等鼻鼻同學來找我。

 

鼻鼻同學來了之後,好像要先吃東西比較重要,所以先殺到地下樓買了兩塊薔薇派,還滿好吃的不甜不膩但一樣會胖,不過就吃了再說吧。






最開心的事是買了人生中第一塊NARS的產品,雖然高雄巨蛋也有NARS但就是基於叛逆的理由,就是要在台中買一下,服務我的櫃哥長的很可愛,很羨慕他長的好,不像我長歪了,人還滿好的櫃哥名字像王子一樣叫做安德魯,喜歡NARS的可以去找他服務,看到名片上的英文名字不知道是不是我本身英文造詣不夠好,我居然會念錯,英文是ANDREW,基於KK音標的標準,我念錯了,反正都不是重點。

我的目標是眼影,單色雙色不拘,櫃哥先生幫我介紹了很多比較獨特的顏色,不過我一眼就望中一塊顏色,心裡發出的口白是:就是它!!!

所以雖然櫃哥很有耐心擦其它顏色給我看,我還是買了一開始看到的顏色,這塊色號是BLADE RUNNER,這名字有很美的含義是榮笑的講出來的,『尋葉人』,理由是顏色是秋天落葉的顏色,想買這個色號的人可能想要追尋一下的秋天的腳步吧,還好榮笑有念書,不然查字典可能我只會翻成奔跑的落葉。因為其他色很多都是大地色不然就是一淺一深的搭配色,對我來講一淺一深的眼影盤用的還是只是深色,然後也有很多很特別的顏色,只是我不知道能不能用的很好看,所以挑了這塊剛好就是兩個顏色都算重這樣。



實物比照片更漂亮,請默默的等待我的心得因為我還得先幫大家回留言,回留言是樂趣之一讓我感覺有人在看我的部落格,也可以知道一些聲音,當然我不會很假的說什麼希望大家不吝指教、一起成長這種話,是我太務實嘛?!然後想放個狠話,發現最近有人在扯我後腿唷,可能扯很久了吧,但我是一個有家教的人,我在公共場合還是會做到該有的禮貌,不過你一向都不屑跟我這種人交談,但我也不是在靠你吃飯,所以請你不要再扯我(或是我們)的後腿了,對你沒有好處唷,但如果這是你的興趣的話,那我也沒辦法了,我確定的是這不是好習慣唷。






晚上當然也是一定要去一中跟逢甲逛一下的,買到了帽子好便宜才兩百五啊,還有擋風用的假裝是大明星眼鏡,不過我買了也真的不敢在高雄戴,就下次去墾丁的時候再戴吧,最開心的還是買到NARS的眼影,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會捨得用呢,想寫的東西好多,跟MINI去墾丁也還沒寫,照片也還沒傳,星期天二技的同學要來高雄,好期待跟他們見面啊,可以讓我很開心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kyoka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1) 人氣()